<kbd id="ehr3r9ge"></kbd><address id="ehr3r9ge"><style id="ehr3r9ge"></style></address><button id="ehr3r9ge"></button>

              <kbd id="s8u9fimo"></kbd><address id="s8u9fimo"><style id="s8u9fimo"></style></address><button id="s8u9fimo"></button>

                  金博棋牌

                  登錄|註冊|忘記密碼?|返回首頁

                  金博棋牌

                  樓宇烈:書院道場也是一個家

                  2015-09-09 15:16 查看: ||

                  2015年8月10日,第五屆書院傳統與未來發展論壇在北京順義舉行。作爲本次論壇的組委會主席,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樓宇烈先生認爲書院的定位一定是體制內學校教育與家庭教育之外的補充教育,教之以‘爲人之道、爲學之方’ ,以道統藝,以藝臻道。古代書院“師生如父子,書院如家庭”的親密師生關係這個重要的傳統也是我們這個時代非常需要的 。以下即爲樓老對於書院的論述。

                   

                  “爲人之道”與“爲學之方”
                   

                  中國傳統書院的根本精神,我以爲就是教之以“爲人之道、爲學之方”,這是教育的根本理念和宗旨。中國傳統文化中對教育是非常重視的 ,《禮記·學記》中明確指出:“建國君民 ,教學爲先。”教育爲立國之本 ,“立國之本”的根本之處 ,並不是簡單地教授知識 ,而是教之以“爲人之道”和“爲學之方” 。中國傳統教育是將知識教育和德行教育結合在一起的 。

                  近年來教育界提倡與世界教育接軌 ,實際上就開始進入了一個誤區:在西方的教育傳統中,知識教育和道德教育是分頭進行的 ,學校是知識教育的場所,教會、教堂是進行道德教育的場所 。在中國傳統文化中 ,知識教育和道德教育是集於一身的,書院充分地體現了這種理念  。而在知識教育和道德教育二者之間,道德教育又是放在第一位的 ,“爲人之道”是傳統書院教書育人的根本理念 。即使是知識傳授,也不是灌輸死的知識、書本的知識、章句的知識,而是教學習的方法 ,教會人們發現知識、掌握知識和運用知識的方法和能力 ,這就是“爲學之方”  。

                   

                  朱熹在《大學章句序》中 ,非常明確地規定了教育中兩個階段的教學內容:八歲到十五歲的小學教育是“教之以灑掃、應對、進退之節,禮樂、射御、書數之文”  ,這個階段的教育,注重的主要是行爲規範的養成 ;十五歲以後的大學教育,“教之以窮理正心、修己治人之道”,注重道德修養、尊師重道。這都是圍繞着“爲人之道”展開的 ,從小學到大學,都是要培養人的道德品質。

                  朱熹還提出了六條讀書方法 ,這六條實際上也是書院的教學方法:循序漸進  ,熟讀精思,虛心涵泳,切己體察,着緊用力,居敬持志。這就是“爲學之方” ,從怎麼學習到怎麼實踐的過程都提到了。

                   

                  中國古代書院的理念和宗旨是圍繞怎麼做一個人、怎麼成一個人來展開的 ,這個問題實際上也是現代教育經常討論的一個問題:我們究竟是要培養一個人還是培養一個什麼樣的人 。什麼叫“什麼樣的人”?就是成一個“家”。我是上個世紀五十年代進入北大的  ,當時進入北大看到的標語都是“歡迎你,未來的哲學家”“歡迎你 ,未來的物理學家”“歡迎你,未來的化學家” ,目標都是成爲一個“家”。是不是成一個真正的人呢 ?沒有成一個真正的人 ,怎麼成一個真正的家呢?

                  教育的根本是怎麼成爲一個人 ,成了一個真正的人才能成爲一個真正的家 。就像我們的道德教育,經常會強調職業道德教育——他連做人的道德都沒學會 ,怎麼可能會遵守職業道德呢?如果他能夠持做人的根本道德 ,那麼職業道德不用提他也會遵守,二者之間是本末的關係 。“本立而道生” ,只有抓住本 ,“末”才能抓起來,用王弼的話說就叫“舉本統末”,“舉本”才能“統末” 。

                  我們現在卻常常是本末顛倒:我們抓成一個什麼家而不去抓做一個人  ,我們抓遵守職業道德而不去抓做一個人的道德。書院要“立本” ,“本立而道生” 。

                   

                  “師生如父子 ,書院如家庭”
                   

                  書院還有一個傳統就是密切的師生關係,“師生如父子,書院如家庭”  ,這是非常有意義的。

                  我們現在的師生關係 ,只是在課堂上才見面。有人說“師生如父子”是封建的東西 ,其實我覺得“父子關係”——師父師父,學子學子,師就是父 ,學就是子——是不能簡單地否定的  。我們過去也常講君父臣子、父母官子民,這都是通過父子關係構建一種親情,然後達到融洽的關係。

                   

                  可能很多人會反對“師生如父子 ,書院如家庭”。我曾經接受中央臺的一個專題採訪,他們有一個問題,說中國歷史上是家國同構的,他們認爲這是封建專制主義的特徵。是的,中國古代確實是“家國同構”,我們常把國天下變成家天下,然後把家天下推擴到國天下 。很多人認爲這是我們文化中的腐朽作風 ,近百年來我們批判宗法血緣制度的核心也是“家國同構” 。不能否認確實有這方面的問題 ,但也還可以從其他方面去理解。地方官是父母官跟子民的父子關係 ,就是絕對的不好嗎?父母對子女永遠是無私的奉獻,永遠是不計回報的 。所以 ,我們看任何問題都不能簡單地考慮。

                   

                  書院的傳統尤其是“師生如父子 ,書院如家庭”的傳統,是今天的教育非常需要的 。現在的教育如果變成學生出錢買知識、教授收錢賣知識 ,那還有什麼意義呢 ?

                  傳統書院裏所有的學生和老師同學習,同探討,同遊樂 。我們都知道王陽明遊南鎮的故事 。什麼叫“遊南鎮”?不就是一起郊遊嘛!大家在南鎮遊玩,看到了花,弟子問:“花在心中,還是心外?”王陽明就回答說:“你未看此花時 ,此花與汝心同歸於寂 ;你來看此花時,則此花顏色一時明白起來 。”他回答了一個非常深奧的問題,這不是單純在課堂上能得到的。我講過 ,學生要學會偷學 ,偷學不是偷東西,而是隨時隨地都可以學、隨時隨地都要學。但現在教育的問題是,沒有一起隨時隨地同遊的機會 ,學生怎麼偷學?

                   

                  書院的教育理念值得借鑑
                   

                  書院繼承了歷代的教育理念,就是“有教無類、因材施教” ,這兩個方面的配合非常重要:一方面 ,不管你的資質如何  ,不管你的身份如何 ,我們是“有教無類”的 ;另外一方面,我們根據你的不同資質進行不同的教育 ,充分地發揮你的資質,而不是像現在這樣 ,批量生產化、標準化、規範化 ,扼殺了許許多多學子的資質和才能。書院要充分地發揮每個學子的特長,“因材施教” ,同時要做到“有教無類”  ,二者需要很好的配合 。

                   

                  書院教育理念中根本的一點,就是啓發式教育 。什麼是啓發式教育?啓發式教育 ,就是點撥的意思 。該怎麼點撥呢?首先  ,要啓發學習的自覺性。孔子講:“不憤不啓,不悱不發。”學習的主動性要充分地調動起來,這是啓發式教育的根本,然後纔有“引而不發 ,躍如也”  。如果他沒有這個意識 ,你再教他也沒有用,再啓發也沒有用。

                  我原來對馬一浮先生有一點不太理解:當年浙江大學請他當教授 ,他說“我不去” ,“禮聞來學 ,未聞往教”嘛 !我說那麼堅持幹什麼呢,是的 ,“禮聞來學,未聞往教”,但人家來請你,你就可以去傳道嘛!這樣做太古板了吧 。

                  後來想想,馬先生這樣做很有道理——你沒有來學的精神,我去教你幹嗎呢?對方沒有學習要求,我們主動送上門 ,那就是對牛彈琴——對牛彈琴不是牛的問題,而是彈琴者的問題,彈琴者不看就彈 ,人家根本沒有需要  ,你非要送上去給人家 。學子一定要主動地自覺要求 ,纔能有針對性地教育 。書院教育過去都是自覺自願的:學子揹着糧食跑到深山老林來求學,有學習的主動性和自覺性。我們做老師的就愛收這樣的學生,這樣的學生才能進行啓發式的教學 。有了自覺 ,他纔可能舉一反三、融會貫通。這應當是書院堅持的一個原則。

                   

                  書院堅持的另外一個原則就是,“自學爲主、相互切磋、教學相長、自由講學”。是“自學爲主”,不是灌輸;然後是“相互切磋” ,在同學之間、在師生之間相互切磋,這樣就能夠“教學相長” ,然後就是“自由講學”  ,大家可以發表自己的意見 。這是書院非常好的傳統和精神 。

                   

                  古代書院一般會選在山林,靠在大自然 ,遠離塵世 ,清淨明潔,與現實社會保持距離,亦即與世俗價值保持距離 。靠近大自然能令人的生命得到淨化、對內心的慾望有一種洗滌的作用;因爲大自然所顯示的是宇宙的生命 ,即是道的生命,所以在山林中讀書 ,我們更容易體會到天地之祕密 ,體會生命與天地之交流 ,而得精神之超升。所以後來朱熹、陸九淵等 ,有空即帶學生遊學、遊山  ,在那裏飲茶、作詩、作對,互相唱和 ,既和諧又可以切磋學問,互相引發 ,互相分享 。學生在這種情景中往往會提出一些深刻的問題 。旅行、讀書、生活、研究、切磋、成長,打成一片,是書院一種很有特色的教學方法 。

                  另一方面,把書院建築在山林 ,亦可以時常警示我們,要對現實社會進行反省。唯有保持距離,才能易於批判 ,盡讀書人的責任,向歷史文化交代,而不是向現實交代,如今天的大學教育,就只向現實交待  ,完全失去大學應有的理想 。這“理想”也就是我所說的文化慧命的繼承。讀書人的目標不一定是出仕、做官,當道不行時 ,便要守道、講學 ,把理想寄於將來 。這一點 ,纔是中國書院精神的歷史體現。

                   

                  責任編輯:admin
                  Get Adobe Flash player
                  基金會簡介|書院關注|新聞專題|鄉村公益書院|傳承人|書院在線
                  Copyright © 2015 shuyuanchina.org All Rights Reserved. 金博棋牌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備13008133號-1